new icn messageflickr-free-ic3d pan white
Portishead / Third | by KCJIvan
Back to photostream

Portishead / Third

去年十二月,由Portishead擔任策展人的All Tomorrow's Parties在千呼萬喚下登場。

 

演出陣容延續ATP的堅實聲譽,諸如Silver Apples、Aphex Twin與Thurston Moore等名將都在遴選之列。可是最受矚目的表演者不是別人,正是Portishead自己,他們將在冬眠十年後再度踏上舞台。

 

Radiohead貝斯手Colin Greenwood是親臨現場的幸運兒之一(若說身為Radiohead貝斯手這件事還不夠幸運...)。「這場表演實在不可思議,他們花了十年才推出新作,而這些歌是如此絕妙透頂。」Colin Greenwood如是說。

 

的確,1994年當Brit-Pop王朝正要登基,來自英倫港市Bristol的三人組Portishead以首張大碟Dummy開闢了一條截然不同的路徑。發行在Kurt Cobain過世後四個月,Dummy的鬼魅音場像極了十首教人不寒而慄的送葬輓歌。將嘻哈節奏放至最緩,輔以電子合成器,Portishead著重聲響紋理的鋪陳與黯然氛圍之營造,而非純粹滿足聽覺的娛樂與刺激。

 

雖可廣義歸類為電氣音樂,卻難以聞之起舞,最宜用藥後冥想之旅時搭配聆聽,史家稱這類曲風為Trip-Hop。

 

三年後,Portishead發行了叫好叫座的第二張專輯,而前有Tricky - Maxinquaye,後有Massive Attack - Mezzanine,這三組Bristol人馬成就了九零中期Trip-Hop的輝煌年代。令人意外的是,Tricky與Massive Attack的後續作品無法激起等值火花,而Portishead也在1998年推出現場專輯後,進入無限的休團期。

 

姍姍來遲的Third證明了一件事,「慢工出細活」這句話真是一點也沒錯。

 

刻意不重複過往的殺招,以免陷入自我複製的迴圈,聰明如Portishead依舊替新作點滿了Trip-Hop的識別記號。於此同時,在既有的領地上大膽向外擴張,以探險家的精神納入各式樂派的精髓:Krautrock脈搏式的推進鼓擊(開場曲Silence一如德國樂隊Can的招牌律動感),工業噪音樂派的電鋸式機械拉扯(首發單曲Machine Gun令人坐立不安的緊繃張力),都讓Third相較於舊作不僅轉速更快,還有更濃稠的懸疑性格。

 

樂器的運用也佈滿巧思。只由曼陀林伴奏的民謠小曲Deep Water為的是襯托Machine Gun殺氣騰騰的前奏。Magic Doors曲末的電鋼琴與扁平薩克斯風則讓整體情勢更為迷幻乖張。Small肅穆的提琴與Nylon Smile、We Carry On這兩曲的部落式拍擊則一再撥動著聽者神經,彷彿一朵不祥的烏雲正籠罩頂空,隨後下起一陣驚心動魄的黑雨。而Portishead之所以是Portishead,Beth Gibbons幽靈般的勾魂嗓子仍居功厥偉:既晦暗又美麗,如冰霜般孱弱凝結,又似生鐵般強韌不屈。

 

Third不是讓人輕鬆躲過的背景音樂,你的專注力會被它吸走、感知會被壓縮至一座渦輪般的黑洞。即便向洞心墜落之時,姿勢不太舒適,失重的速度卻絕對讓你暢快無比。只盼Portishead別再讓人等上另一個十年。

 

文字描述擷取如下

pulp.bluecircus.net/archives/012572.html

 

Portishead - The rip

tw.youtube.com/watch?v=MPJJSCFdVd0

 

Portishead - Machine Gun

tw.youtube.com/watch?v=1iWj0tO7qjg

476 views
0 faves
0 comments
Taken on August 24, 2008